正在加載數據...
南方企業新聞網
當前位置:南方企業新聞網>要聞> IT>正文內容
  • 桂花網創始人趙福勇:藍牙物聯網的領先者,讓萬物互聯奔騰起來
  • 2019年06月18日來源:南方企業新聞網

提要:2019年5月的最后一天,華為又秀出一塊肌肉。消息稱,榮耀20系列將搭載自研超級藍牙芯片,這款華為超級藍牙最大連接距離突破130米。媒體紛紛報道說,藍牙是萬物互聯的基礎,華為下的是一盤大棋。針對這一信息,超級創業者、桂花網創始人趙福勇,他在無線通信領域耕耘了20多年。針對華為超級藍牙,趙福勇給出了專業解讀。

2019年5月的最后一天,華為又秀出一塊肌肉。消息稱,榮耀20系列將搭載自研超級藍牙芯片,這款華為超級藍牙最大連接距離突破130米。媒體紛紛報道說,藍牙是萬物互聯的基礎,華為下的是一盤大棋。

針對這一信息,我第一時間聯系了認識不久的超級創業者、桂花網創始人趙福勇,他在無線通信領域耕耘了20多年。針對華為超級藍牙,趙福勇給出了專業解讀:

1、單從藍牙通信距離來看,130米算不上頂級的。桂花網三年前就可以做到和藍牙4.0終端設備室外通信距離300米左右。如果是和藍牙5.0終端通信的話,現在可以做到1公里以上。

2、不過,以上說的是普通藍牙終端和專業藍牙路由器的通信距離。華為超級藍牙突破的距離,是普通藍牙終端跟手機的通信距離。因為手機體積小,做智能天線有限制,華為能在手機上實現130米的通信距離還是非常了不起的。

趙福勇,北京人,清華大學畢業,獲物理系和自動化系雙學士學位。他曾是外企高管,任職于思科和Aruba Networks等;他是成功的創業者,2005年創立了Azalea,后賣給了上市公司Aruba Networks;他也是硅谷華人基金Zpark Capital(豐元創投)的創始合伙人。從1998年加盟思科算起,趙福勇跟WiFi打了近20年的交道,2014年第二次創業時,他選擇了藍牙物聯網,創建了Cassia Networks(桂花網)。

桂花網,一個科技而又人文的名字。

2005年,趙福勇從思科辭職出來創建的公司,做wifi路由器,英文叫Azalea,中文的意思是杜鵑花。“我不想用技術類的詞語命名,技術經常會變,生命啊,美的東西則不會變”。

Cassia直譯是桂皮,Cassia wine意為我們中秋節時喜歡喝的桂花酒。“一直以來我就比較喜歡自然、生物。像我們這個年紀,小的時候沒玩具,但覺得蠻幸福的,要求也不多,反正天天在外頭玩。小時候我住崇文區,那里有一條小河,小河兩邊開滿了花,我就在這種環境下長大的,還挺懷念。技術有時候給人感覺硬梆梆的,叫花的名字比較親切些。另外,技術更替太快了,一種技術代替另一種技術越來越迅速,但自然的東西不會。這些花呀,水果呀,依舊還叫原來的名字,也不會過時。”

世界上第一臺遠距離藍牙路由器

當最終研制的產品可以公開亮相的時候,趙福勇和他的團隊充滿期待,他們選擇了一個世界級的亮相舞臺——世界消費電子產品展覽會(CES)。

那是2016年1月的一天,CES舉辦地拉斯維加斯下起了多年不遇的冰雨。所有飛往拉斯維加斯的航班要么被延誤,要么被取消。這一天,趙福勇的工作重點是參加藍牙標準化組織舉辦的小型媒體見面會,可以把新產品正式介紹給媒體朋友。因為早上8點從硅谷飛往拉斯維加斯的飛機被取消了,趙福勇只好租了輛車,長途跋涉,從硅谷到另一個城市換航班,輾轉了1天還是沒能趕上晚7點的記者見面會,到拉斯維加斯已是深夜了。

趙福勇有些沮喪,可謂出師不利,天要絕我的感覺。第二天,產品總算可以正式亮相做展示了,藍牙實現遠距離連接,還能一對多,遠程遙控,想起來都是一個很酷的技術突破。“這個東西在我們的辦公室測得好好的,到展覽會上就不行,連不上。給我們急得啊,趕緊讓遠在北京的團隊緊急處理。后來才知道原因,辦公室測試時藍牙設備也不少,但CES展會上藍牙太多了。幾萬人,每個人都有手機,手機里都有藍牙,要展示的連接距離又遠了些,等于同時接收幾萬臺設備發出的信息,生生地把剛問世的遠距離藍牙路由器軟件給擠爆了。”

CES一共就四天,只剩最后兩天了。

好不容易弄好了設備,卻沒有什么人知道桂花網在搗騰什么,也沒有幾個人感興趣。周圍展位人流洶涌,偶爾幾個人因為好奇心探過來看一看。藍牙路由器呀,什么叫藍牙路由器?去CES參觀的人多是對高科技比較敏感的人,都不能聯想到藍牙路由器有巨大的應用前景,趙福勇很有挫敗感、無力感。

還好歷經艱辛,幾經磨難,擁有了一個完美的結局。最終,趙福勇抱得當年“Best of CES”大獎回家。

那是因為幾個記者的深入挖掘,對遠距離藍牙路由器好奇,跑來跟趙福勇探討了個究竟,后又把CES展會的負責人和評委們帶到展品前。

當時桂花網成立時間不長,產品也沒有那么成熟,但CES評委們肯定了桂花網創造出對物聯網和藍牙未來發展非常重要的一個新品類。

“我本來覺得這次展會是一個大大的失敗,記者見面會沒有趕上,第一天演示也沒做成,最后兩天演示做成了還沒什么人來。但是最后接到一個電話說有一個頒獎儀式,希望我們參加。沒有想到,我們去了之后,得到了最高的一個大獎”。趙福勇回憶說。“當時的感覺就是,盡人事,聽天命,上帝關上了一扇門,同時又為我們打開了一扇窗,此言不虛”。

30多年前,思科發明出世界上第一臺有線的路由器,互聯網的發展與路由器的發展同步前行,可以說,沒有路由器就沒有互聯網。最早的路由器都是有線的,當wifi誕生時,同步也誕生了wifi路由器。

藍牙的情況卻比較不同,藍牙最早的應用是無線鼠標、無線鍵盤,它都是一對一的,短距離通訊。藍牙被發明時,它不支持遠距離,一對多傳輸,及遠程遙控,當物聯網迅猛發展,各種互聯的需求越來越急迫,越來越剛需時,類似路由器作用的藍牙控制設備便走到了市場的前端。

2019年5月底的一天,趙福勇講述創業故事時總結說,桂花網做出了世界第一臺遠距離的藍牙路由器。“藍牙路由器這個詞以前是沒有的,是我們造出來的,這是一個從0到1的創新。”。

典型硅谷式創業

2016年1月在CES一炮打響,此后不少企業主動找上桂花網合作,都希望用藍牙連接的解決方案來處理所遇到的問題,試想開去,幾乎各行各業都能廣泛使用。

趙福勇曾總結過藍牙身上的三大優勢和三座大山。藍牙相對wifi擁有的三大優勢,讓它在工業和消費領域都占據了比wifi大得多的使用量。其一是省電,如果說wifi端用一兩天就得充電,藍牙端一節電池可以用一兩年,這是上百倍的差距。其二是協議簡單,出貨量大,價格低。其三是兼容性好,通用性強,各種物聯網藍牙終端設備應有盡有。

現實的聯網終端的使用情況也證明了這一點,2018年全球藍牙設備出貨量近40億臺,wifi不過十幾億,3G、4G,ZigBee,NBIoT,和wifi終端設備全加在一起,都比藍牙設備的量小。也就是說,在物聯網時代,藍牙連接應用普遍,至關重要。

當然,傳統藍牙也有它天然的缺點,趙福勇形容為藍牙的三座大山:1、傳輸距離短:一般只在10—30米之間,在距離較遠的應用場景無法使用;2、一對一連接:大大增加了大規模組網的難度;3、缺少路由概念和大規模藍牙網絡管理系統,不能遙控,不易管理。

桂花網 遠距離藍牙路由器正是為了解決藍牙天然的弱點而孕育而生的。經過為期三年的研發,趙福勇和他的團隊攻克了藍牙路傳輸的不少難題,如今介紹起 桂花網 藍牙路由器時,趙福勇的PPT上會有這些醒目的數字和詞匯:300米;40個設備;可遙控、可路由;邊緣計算。這些描述詞匯背后可都是技術壁壘,目前,桂花網擁有13項原創專利,在中國、美國、歐洲、日本同時申請了這些專利。

趙福勇2017年1月帶著企業級的藍牙路由器參展,又獲得了大會的創新獎。

趙福勇2005年第一次創業時所創公司于2010年9月被美國上市公司Aruba Networks收購,后者是思科在wifi領域的最大競爭對手。上一家公司硅谷有辦公室,北京有辦公室,研發在北京。2014年這次創業也是硅谷和北京都設有辦公室,“我們公司從誕生的第一天就很國際,雖然公司不大,卻都繼承了這樣的基因。我覺得真正好的高科技產品應該是國際化的”。

“這樣才能夠有最好的技術、最好的市場,但它對創業公司也是很有挑戰的。好在我們的團隊很團結,而且我們也很專注。我們也不做其他的,這幾年就做藍牙物聯網這一件事,開拓相應的市場”。

硅谷式創業比較注重在技術上從0到1的突破,會花比較長的時間去攻克技術難關,同時摸索市場。很顯然,趙福勇創建的桂花網歷程是典型的硅谷式創業,“我的第一個公司比較短平快一些,屬于漸進式創新,這一次是從零到一的創新,難度比上一個大,當然潛力也更大”。趙福勇介紹說。

做物聯網的思科

2019年3月底,桂花網宣布完成千萬美元B+輪融資,由雙湖資本領投。此次融資資金將用于技術創新、開發下一代藍牙物聯網產品及解決方案和進一步拓展海內外市場。

四年前,桂花網成立不久,有同事問趙福勇,這次做公司想怎么做,“我就跟他們說,我想做物聯網的思科。當時他們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盯著我,說你是不是喝醉了?”

趙福勇坦誠到,其實自己的回答是認真的,可能同事覺得這話講得有點大。“ 我是很認真的,因為我在思科做過,我知道它的發展歷程。當然,我也知道路途很漫長,挑戰巨大。但我覺得有個夢還是好的”。

桂花網 藍牙路由器可以實現藍牙在300米內的連接,室內可以穿越三堵墻,另外,它還實現了一對40的連接,如果是廣播,可以一對幾百,這大大拓展了藍牙的應用項目。之前藍牙是不可遙控,不可路由,現在變成可遙控,可路由了。

一個大的學校、工廠,可能需要上百上千個路由器,需要連接起成千上萬的各種終端設備,這就需要一套網管系統,能讓用戶更好更高效地去管理和配置資源。于是,桂花網又發明了世界第一套藍牙物聯網的網管系統,他們把它稱之為物聯網控制器,這也是世界首創的。

2017年,桂花網推出的幾款聚合IoT藍牙數據迭代產品及物聯網控制器(AC)與邊緣計算進行整合,允許第三方把應用軟件下載到桂花網的路由器中去做邊緣計算。這大大提高了藍牙物聯網的實時性,可靠性,和可擴展性,該產品不僅是單純的路由器,而應該是一個服務器。

在這個藍牙物聯網的網管系統,附帶一個功能,它還可以定位。“我們的產品有室內的,有室外的。還有物聯網方面的純軟件,可以放在云上,也可以放在服務器上。我們的路由器里做了一個虛擬環境,做得很像一個手機一樣。手機可以下載一個各類APP,你也可以往我們的路由器去下載APP。它已不只是單純的路由器了,它已變成一個計算平臺了。”

“那我們到底解決一個什么問題呢?如果用一句話來總結,我們解決的就是物聯網最后一公里的連接,定位,和管理問題”。趙福勇介紹說。

根據GSMA智庫2018年下半年發布的全球物聯網市場報告預測,到2025年全球范圍內將會有31億蜂窩物聯網連接和138億工業物聯網連接,市場規模將達到1.1萬億美元。物聯網時代,要讓數以億計的終端設備連接入網,無外乎通過藍牙、WiFi和ZigBee等短距離通信技術,藍牙連接更普遍的選擇。

不同于通常藍牙在家庭場景中的使用,桂花網瞄準的是B端。2018年,桂花網藍牙物聯網解決方案在智慧校園的落地取得了不錯的成績。其提供的智慧校園系統解決方案,包括校園管理、無感知考勤、資產管理、運動健康管理、寄宿管理、行為軌跡大數據分析等九大方面的解決方案,很好地解決了校園的管理難題。2018年桂花網與40多個學校合作,2019年將新發展出與上百個學校合作。

工業企業方面的應用,桂花網擁有如ABB、富士通等近10個世界五百強企業客戶。2019年桂花網將在工業物聯網繼續發力,還將在人員與資產跟蹤管理領域深入探索。桂花網的客戶及合作伙伴還有醫療養老領域的飛利浦、美敦力、魚躍、超思、九安,長虹佳華等;人員資產跟蹤定位領域的日本軟銀、NEC、廣聯達等。

“我們現在連了十幾萬各種各樣的物聯網設備了,已收集了大量的數據。我們要把這些與人工智能、數據分析結合在一起,為用戶提供更高的價值,所以下一個就是數據分析,這又是各行各業都需要的”。趙福勇如此展望。

“從公司長遠來看,我們從藍牙物聯網切入,將來肯定不會只局限于藍牙物聯網的,而是切入物聯網整體,要把AI和IOT聯合成叫AIOT,這是公司發展的一個愿景”。

對話趙福勇

問:你擔心華為、思科這樣的大公司迅速推出同類產品,然后我們的優勢就突然間喪失了,被擠壓嗎?

答:這世界上聰明人很多,有干勁有資源的人和企業也很多,所以我們一直很認真地觀察周圍的東西。比起大公司來說,我們其實更擔心躲在某個角落的新創公司。因為我們的先行者之利,在今天,我們在技術上和商業應用上比我們的直接競爭對手還有比較大的優勢。但市場情況瞬息萬變,我們必須時刻保持憂患意識,持續創新,迅速開拓市場,不斷強化我們的核心競爭力,全心全意地為我們的用戶提供最好的價值和服務。我們覺得這才是商業制勝的王道。

同時,因為企業藍牙物聯網才剛剛起步,我覺得今天來看,我們的好多競爭對手其實更多不是競爭對手,而應該是某種意義上的同盟軍,大家一塊去開拓、培育這個市場。

問:在日本工作給你最大的影響是什么?

答:我在日本待了八年。先在日本的一家軟件公司,然后到Cable & Wireless IDC(后與軟銀合并),后又換到日本思科。我覺得在日本學的最大一點是,認真負責的工作態度。

大學一畢業,那家日本軟件公司就把我招到日本。去的時候不懂日文,軟件編程也所知甚少。第一個月,公司把我們十來個新生拉到長野山上的一個公司培訓中心去培訓,其中有個每天必做的培訓內容是飯后刷碗。當時還年輕,自視甚高,就想:怎么讓我來刷碗呢,當時很不理解。

后來我慢慢理解了,它是在教你一個怎樣的工作態度,刷碗得上面刷三次,底下刷三次,反反復復做一件事,精益求精,才能做到極致。所以你問我在日本學到了什么,我學到的就是這個。就是非常細致,對客戶認真負責的精神,我覺得這是我在日本幾年最大的精神財富。

問:您怎么看待未來物聯網的發展前景?

答:首先我覺得物聯網這個詞起得不好,有點冷冰冰的,聽起來沒有那么親切,好像跟普通消費者沒有什么特別大的關系,可能用“萬物互聯”這個詞會更好一點。

不久前,谷歌董事長說,互聯網即將消失,物聯網將無處不在。大家都看到這個潛力,但是在發展中還屬于“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的那種,一直會碰到很多障礙,普及程度并沒有像想象的那么快,在產業的應用反而比在消費領域還要快一些。物聯網在好多產業,包括工業、醫療、教育里,很多應用已經落地了。

萬物互聯是一個比互聯網大一千倍的大網,我比較喜歡生物,我覺得這個物聯網基本就像人的神經系統,這個AI是相當于大腦,這兩個東西的結合將來會徹底改變世界。這也是桂花網要專注去做的一件事情。

問:創建桂花網,感覺在物聯網領域所提供的價值,您的自信是不是越來越強了?

是越來越強了,因為我覺得技術上雖然有好多挑戰,但現在基本上大的東西都克服了。商業上的挑戰就是,它是不是有真正的市場?有沒有強需求?經過這一兩年的摸索,我覺得像教育、工業物聯網、醫療基本也落地了。這東西確實是有需求的,我們可以給用戶解決一些真正的問題。



責任編輯:于思楠
文章排行榜
官方微博

北京pk10如何赚取反水